“五一”期间及之后的连绵暴雨使鄱阳湖水位急速上升,江西超过20万人受灾。江西水文部门提示,未来两个多月是江西降雨集中期,也是洪水多发时段。接踵而至的主汛期已令江西上下进入紧张的抗洪之中。

  然而,《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鄱阳湖周边南昌县、鄱阳县等地调查发现,此前江西花了大量资金推进的“退田还湖”区域,如今很多地方已被复垦——当初“退田还湖”的目的就是方便行洪,现在的复垦却令洪水去无可去,这增加了抗洪、防洪的难度。

  记者获悉,近年来江西先后通过“增减挂钩”模式整理将近400万亩土地, “退田还湖”之后的复垦土地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乐安河、昌江河在鄱阳县境内汇流,形成饶河滚滚西流,饶河下游不到50公里处就是鄱阳湖了。最近的一场暴雨让鄱阳湖成为汪洋一片。

  程细龙、吴义友等人世代居住在鄱阳湖南岸的角丰圩,1998年洪水以后搬到了北岸的鄱阳县城居住,角丰圩留下了万余亩农田。

  程细龙介绍,移民后,这里的农田被“退田还湖”,后有村民租赁用于养鱼,并没有人回来耕种。

  2010年3月之后这一切发生了变化。由鄱阳县鄱阳镇政府出面,角丰圩内的角山村等12个村万亩“退田还湖”的土地被江西中大生态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大农业)整体流转经营,期限为30年。

  角山村居民吴义友告诉记者,因为三峡电站的运行,鄱阳湖近10年以来没有很大的洪水,很多村民想回来耕作,但被中大农业阻止。他们阻止的理由是,“中大农业已经获得角丰圩万亩农田的承包经营权”,这些农田和当地村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据了解,中大农业为本土一家以生产有机大米为主业的私营企业,于2010年5月成立,注册资金1100万元。该公司负责人张进海透露,他们是通过产权交易的合法程序从鄱阳县鄱阳镇政府手中获得了角丰圩10500亩农田的经营权,每年交纳的租金为145万元。

  鄱阳县鄱阳镇政府副镇长董国华表示,角丰圩10500亩农田经营权拍卖当时经过了合法的程序,得到了上级政府的同意;农田流转经营进行“整理”属于盘活土地资源,符合国家相关政策。

  当地人透露,仅在鄱阳县,“退田还湖”农田被流转经营的大约就有十余处万亩以上规模的,除了中大农业的项目之外,其他的几个项目都只是经过简单的协议方式。为此董国华说,全县只有角丰圩项目通过拍卖程序出让了经营权。

  在鄱阳湖周边其他地方,正复垦“还湖”土地的还包括南昌县蒋巷镇三湖洲玉丰村万亩农田,这片土地完全处在鄱阳湖行洪区内。据记者了解,该项目虽然经过镇、县、市、省等多道审批,但最终没能通过市级国土部门的项目验收,被要求将项目推平复原,该项目投资者黄文强对此感到非常委屈。

  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在鄱阳湖畔,影响鄱阳湖生态和泄洪功能的围堰造田以及“退湖”还田项目已呈现出“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而这些“土地整理”项目多数由地方政府主导、企业参与实施。

  数据显示,在1998年长江特大洪涝灾害后,中央和地方投入60多亿元,在鄱阳湖区大力实施“退田还湖”工程,还湖面积超过1000平方公里。至2003年,水域面积扩展到5100平方公里,基本恢复到建国初期的水平。但在十年之后,这一数据再次发生改变。

  据了解,江西是全国粮食主产区之一,在面对工业化、城镇化后的用地紧张、粮食安全等问题时,江西提出“造地增粮富民工程”。虽然江西省政府要求在“造地增粮富民工程”中要做到“不填湖、不填河、不占林地、不改变生态环境”,但仍有部分地方政府将目光投向连年干涸的鄱阳湖滩及行滞洪区的大片土地,并努力将“土地整理”项目合法化。

  仅鄱阳县,先后开发的“宜耕未利用地”有近30万亩。与鄱阳湖相似,至2011年,南昌市的“造田”面积也超过30万亩,区域布局为鄱阳湖畔的南昌县、新建县、进贤县等地。

  数据显示,自2007年江西实施“造地增粮富民工程”以来,以鄱阳湖平原、赣抚平原为重点区域,通过开发、整理土地380万亩,全省共新增耕地68万亩,“大大超过预期目标”。

  在大举推进“造地争粮”工程中,江西亦难以回避围堰造田及“退湖还田”的矛盾。

  江西省政府在2011年底下发通知,要求国土、水利、农业等部门在2012年开始对非法围堰、复垦及非法采砂等行为进行专项整治。

  江西省农业、国土等部门为此对一些地方实施的围堰及“造田”之举进行了调查。

  对于角丰圩复垦问题,江西省农业厅农经处负责人罗青平调查后认为“符合政策要求”,而对于南昌县蒋巷镇玉丰村1.5万亩“造田”项目,罗青平则直接表达了反对意见。

  至于复垦的影响,南昌县渔政分局傲视工作人员,非法围堰复垦不仅影响了鄱阳湖渔业生态环境,更会造成鄱阳湖水底生态和湿地生态质量下降,影响了鄱阳湖泄洪功能。

  江西省农业厅有关负责人则表示,有些项目如果得到政策支持,符合规定是可以复垦的,有些项目则应当禁止——他本人对于南昌县蒋巷镇一处万亩“土地整理”项目就表示了担忧,认为这个项目会影响鄱阳湖行洪安全。

  有学者称,如果大片湖洲滩地再次复垦,必定会“大大降低了湖泊调蓄洪水的功能,澳门皇冠。导致湖区洪水位明显升高,水情不断恶化”。